分分彩投注欢迎您的到來!

<font id="jpnhj"></font><p id="jpnhj"></p>
<p id="jpnhj"></p>
<video id="jpnhj"><output id="jpnhj"><output id="jpnhj"></output></output></video><p id="jpnhj"><delect id="jpnhj"><font id="jpnhj"></font></delect></p><video id="jpnhj"><output id="jpnhj"></output></video>
<noframes id="jpnhj"><output id="jpnhj"><delect id="jpnhj"></delect></output>

<p id="jpnhj"><output id="jpnhj"></output></p>
<video id="jpnhj"></video>
<p id="jpnhj"></p><noframes id="jpnhj"><p id="jpnhj"><output id="jpnhj"></output></p>
<p id="jpnhj"><output id="jpnhj"><delect id="jpnhj"></delect></output></p><p id="jpnhj"><output id="jpnhj"><font id="jpnhj"></font></output></p>
<p id="jpnhj"><output id="jpnhj"><listing id="jpnhj"></listing></output></p>
<p id="jpnhj"></p><video id="jpnhj"><output id="jpnhj"></output></video>

<output id="jpnhj"></output><video id="jpnhj"></video>

<p id="jpnhj"></p>
<video id="jpnhj"><p id="jpnhj"><output id="jpnhj"></output></p></video>
<p id="jpnhj"></p>

<video id="jpnhj"><output id="jpnhj"></output></video>
<output id="jpnhj"></output>
<p id="jpnhj"></p>

<video id="jpnhj"><p id="jpnhj"></p></video><video id="jpnhj"><p id="jpnhj"></p></video><noframes id="jpnhj"><p id="jpnhj"></p>
<p id="jpnhj"><delect id="jpnhj"></delect></p>
<p id="jpnhj"></p>
<p id="jpnhj"><delect id="jpnhj"><font id="jpnhj"></font></delect></p>
<video id="jpnhj"><output id="jpnhj"></output></video>
<noframes id="jpnhj"><p id="jpnhj"></p>
<p id="jpnhj"></p>

首 頁 > 新聞 > 娛樂> 正文

韓少功蘇童龔曙光:把故鄉與日子釀成一壇米酒

來源:瀟湘晨報作者:楊帆 趙穎慧編輯: 陳藝妮時間:2018-08-20 11:09:10

x6Z瀟湘晨報網

8月18日,“關于二十世紀的文學回望暨《日子瘋長》暢談會”在上海書展舉行,曹可凡、龔曙光、韓少功、蘇童(圖中由左至右)共話文學劃時代的力量。組圖/記者辜鵬博x6Z瀟湘晨報網

x6Z瀟湘晨報網

龔曙光:寫作時最早浮現的東西,還是生命最底色的東西。x6Z瀟湘晨報網

x6Z瀟湘晨報網

龔曙光首部散文集《日子瘋長》于2018年7月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x6Z瀟湘晨報網

  出版人雜志記者楊帆瀟湘晨報記者趙穎慧上海報道x6Z瀟湘晨報網

  2018年8月18日,上海書展迎來了一場精彩且厚重的文學盛宴。身為過去四十年間中國頗具代表性的作家,韓少功和蘇童齊聚上海展覽館友誼會堂,一時震動滬上文壇。x6Z瀟湘晨報網

  然而這次兩位作家并非為了自己的作品而來。此番他們與東方衛視著名主持人曹可凡一道,為一個初出茅廬的“文壇新秀”站臺,這位新秀便是《瀟湘晨報》創辦者、中南出版傳媒集團董事長、曾入選央視年度經濟人物的龔曙光。x6Z瀟湘晨報網

  龔曙光此前攜新書《日子瘋長》重返文壇。在這部令眾多專業作家感到驚喜的散文集中,他以深情的筆觸勾勒了故鄉的風土人情和成長于這片熱土上的可愛的人們。雖然用的都是最質樸的文字,寫的都是最平凡的故事,但自有一種雋永的力道,就如同一壇歲月釀成的米酒,溫潤而惹人沉醉。x6Z瀟湘晨報網

  龔曙光把五四時期和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視作20世紀中國文學的兩個高峰,而《日子瘋長》一方面繼承了20世紀的文脈,另一方面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回顧那個充滿夢想、動蕩和創造的百年。這部作品究竟有怎樣的魅力,能讓韓少功、蘇童也為之驚喜和贊賞?龔曙光筆下的20世紀又有哪些獨到和可愛之處?就讓我們透過這場劃時代的對談,聆聽中國文學最悠遠有力的音符。x6Z瀟湘晨報網

  最厲害的作家不靠“雕蟲小技”最平凡的人和事就能把讀者抓住x6Z瀟湘晨報網

  曹可凡:今天我們非常榮幸,請到了幾位著名作家,跟我們一起來講一講自己的故鄉、聊一聊20世紀的文學、討論討論《日子瘋長》這部好看的作品?!度兆盈傞L》的作者龔曙光先生是一個出版人,但是他始終對文學有著自己的追求和品位,讀過他的作品,我們不難發現他聚焦的點在于他的故鄉,在于他的成長經歷。x6Z瀟湘晨報網

  我想對于世界每個地方的寫作者而言,故鄉永遠是他們創作的母體,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靈感源泉,甚至很多作家愿意把故鄉當做一輩子描寫的對象。我想請問龔曙光先生,您平時的工作非常繁忙,為什么還愿意一筆一畫,用毛筆寫下對故鄉的懷念?是什么樣的情形催生了《日子瘋長》這樣一部動人的作品?x6Z瀟湘晨報網

  龔曙光:上海的朋友們好!作為一個“鄉下人”,到了上??偸呛芫o張,何況我帶的這本書也是寫鄉下人的。我覺得自己像是一個農民,帶了一籃子菜園里的辣椒和水塘里的菱角進了城,希望在座的大家能喜歡。x6Z瀟湘晨報網

  我也是個每天在生意里打滾的人,打理的生意應該說是蠻大的。為什么會去寫?原因其實很簡單。前年一個周末,我在書房里隨手翻閱一本魯迅先生的手稿,閱讀著先生的筆跡,我突然感受到我們這輩人的某種無聊。魯迅先生憑著一管毛筆寫下數千萬字的著述,而我們一天到晚對著電腦,唯恐自己打字速度慢了,又有幾個人能真正留下這么多文字?就在那一刻,我萌生了寫字的念頭,最先是抄詩,后來順手寫起了文章,就一路寫了下來。x6Z瀟湘晨報網

  寫作的起因很偶然,但是伴隨著書寫的深入,我的筆觸很自然地寫到了我的故鄉、我的父母、我的親族。那些生活中最熟悉的、支撐生命主體的東西,就這樣自然地涌現出來了。剛才可凡老師說,包括少功他們,寫作時最早浮現的東西,還是生命最底色的東西,對我來說這種底色就是親情、朋友、故鄉。x6Z瀟湘晨報網

  韓少功:我是曙光的老鄉,也是他的校友,但是很多年來,我們并沒有太多的交集。突然他電話聯系我,并跑到我住的鄉下,拿了一摞稿子給我看,那就是這本書的小樣。當時我很奇怪,作為一個成功的企業家、一個央視年度經濟人物,曙光帶來的這一摞稿子究竟寫的什么?但在我和老伴讀完這摞稿子的時候,我們首先感到的是驚訝,隨后是驚喜。特別讓我為之動容的,是他筆下那種悲憫的情懷,對小人物、卑微的生命那種關切充斥于字里行間。20世紀中國文學一個很大的主題,就是延續了19世紀俄羅斯文學“人民性”的傳統。從普希金開始,俄羅斯文學的一大特點就是描寫底層苦難的生活、采用民眾的語言來表達。在曙光這里,這樣的傳統得到了繼承。x6Z瀟湘晨報網

  這部作品中值得關注的另一點是生動的人物。人物是文學的硬道理,寫人物特別見功夫。說老實話,很多文壇上的專業作家在寫人的時候,經常只能留下一些符號、一個影子。當然這些作品有時候能得到喝彩,也能獲獎,甚至也能暢銷,但是“內行看門道”,在真正的內行讀這些書的時候,就會感到沒留下幾個人物值得品味。x6Z瀟湘晨報網

  而曙光寫的雖然是散文,其實有些片斷完全可以當做小說來讀。他把這些人物寫得栩栩如生,非常鮮活,這是非常不容易的。龔曙光的寫作是一個始于情感、終于人物的過程。每篇文章對他來說都是一種情感的沖動,有一種緬懷、一種同情甚至是悲憫在里面,最后他非??酥?、冷靜地把它們變成文字,進而組成了令人難以忘懷的人物。從一個專業作家的角度來看,這是讓我很吃驚,甚至有些羨慕的,所以我讀完書稿立刻就發了一條信息,給曙光“點贊”。后來有人說,龔曙光不就是中南傳媒的老總嗎?這種做生意的、當官的人也能寫東西嗎?我說文章確實寫得好,你們先看看再說。x6Z瀟湘晨報網

  曹可凡:請問少功先生,這一系列作品,哪篇給您印象最深?x6Z瀟湘晨報網

  韓少功:曙光寫的父親、母親,包括他寫的叫花子,都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他們都是很卑微的小人物。有些作家只能靠特別的刺激,比如暴力、性、轟轟烈烈的歷史事件,才能寫出內心的興奮感,才能把讀者的閱讀熱情調動起來。但最厲害的作家其實什么也不靠,能用最平凡的人和事把讀者抓住。龔曙光就屬于后者,他的寫作厚積薄發、一鳴驚人,起點很高,有大氣象。什么雕蟲小技、花哨的手段都不要,就寫最平凡的、卑微的小事,這才是他的厲害之處。x6Z瀟湘晨報網

  特別豐滿的記憶和文字才有可能帶來如此豐滿的形象x6Z瀟湘晨報網

  曹可凡:蘇童老師對這本書的印象和少功老師一樣嗎?x6Z瀟湘晨報網

  蘇童:龔曙光先生是我的新朋友,以前并不太熟悉。沒看《日子瘋長》前,我有某種錯覺,覺得很可能會看到一種“老干部體”。但是幾個可信的朋友一致跟我說,“看后會有驚喜”。我很驚喜的是這個“驚喜”來到了。x6Z瀟湘晨報網

  我自己本人跟曙光先生的寫作蠻有隔膜,我不太寫散文,也不太寫身邊太近的人與事。盡管我的時代跟曙光其實差不多,他從小生活在鄉村,我從小生活在城市,這是一個差異。我讀曙光先生的東西時,能看到青少年時期那些已經逝去的小伙伴、親人,會有一種代入感;他寫的雖是湖南的鄉村,寫的是他在一個小鎮一個農村的青少年人生,但我讀的時候卻感同身受,這是我特別驚喜的閱讀體驗。x6Z瀟湘晨報網

  最重要的是,曙光在寫人物的時候其實處于一種特別好的狀態,這種狀態恰好來自他平時投入寫作的時間并不是很多,他特別松弛,所以當某一個聲音來到他腦子里的時候,他很忠實地依照青少年時期的某種記憶,不加理性推導,也沒用太多泛濫的感性修飾就寫了下來。x6Z瀟湘晨報網

  《財先生》和《大姑》是我最喜歡的兩個單篇。財先生是他的一個堂兄,是一個特別有意思的男孩形象。他就是一個生活在鄉村,有點兒小心眼,但是壞不到哪里去,心有大志但永遠沒有出息的鄉村孩子。這個篇章與《大姑》異曲同工。大姑是一個生活在農村家庭里的長女,必然負擔了很多家庭給她的磨難。關鍵讓人辛酸的是,這個女孩在四五歲時以超出年齡的滄桑感在承受生活,她居然跟父親說不愛讀書,以卸去她父母的負擔在家幫父母帶弟妹,寫到最后有一種宗教感。x6Z瀟湘晨報網

  大姑說,“我從小就知道我命苦,別人一天天活過來,我是一天天熬過來的”,這話讓人怦然一悸,不光是感動,不光是某種憐憫,我會突然想到布朗肖說到關于人的活著與死去,他說:“每個人總會死,但他們卻無一例外地活著,所以人人都是死者。”這從本質上揭示了人受苦是某種命運,大姑這個農村婦女也在無意當中泄露了一個哲學和神學的天機。x6Z瀟湘晨報網

  為什么他們有這個力量?這來自于曙光豐滿的真實的人生體驗。我們為什么人物寫不好?其實原因很簡單,因為腦子里記憶的那個人物是不豐滿的、扁的、抽象的,盡管你有很大的技巧,但你無法把一個空洞無趣的人變得有趣。從這個意義上來說,特別豐滿的記憶和文字才有可能帶來這么豐滿的形象。x6Z瀟湘晨報網

  龔曙光:我很感動,這本書中的這兩篇正是我流著淚寫完的。我大姑跟我爸說過,“我知道自己命不好,所以就熬過來了,知道自己命好的人,是熬不過來的”。我的文章里說她結了兩次婚,其實她結了四次婚。如果是個小說的話,正常的邏輯她應該是個祥林嫂那樣的悲劇,但她就不是,我的大姑她確實熬過來了,而且現在的日子也不錯,她確實感到了幸福,而且我從她的整個臉上、身上都感覺她非常輕松。我說她笑得像朵花,這是很天然的,我就想把這些東西寫出來紀念我自己的長輩,同時也希望告訴身邊的人和看到這本書的人,其實你可以相信你命不好,你才可以熬得過來,如果你相信你命好,你可能就熬不過來。x6Z瀟湘晨報網

  曹可凡:在成長的過程中,也許你的家人、親戚、鄰居中有很多會感動你的人,所以你是如何選擇你的描述對象的?什么樣的人讓你有這種沖動,希望把他們寫下來?x6Z瀟湘晨報網

  龔曙光:我寫這個是糊里糊涂撞進來的,自己提筆的時候,涌到腦子里的是誰就寫誰。我平時腦子里事情比較多,但是我是一坐下就可以提起筆寫東西的人,現在一晚上也可以寫幾千字。第一篇《鳳凰的樣子》,這是我試筆寫的。然后,我寫我的母親,就是《母親往事》,然后寫我家三嬸,然后寫大姑,然后寫財先生,這是一路寫過來的,就是跟我生命中糾纏最深的這些人。但是后來,我想既然已經寫了這么多,肯定要出個書,既然要出個書,題材不能太雜。盡管生活中也有很多各種各樣的人,有很多叱咤風云的人都構成了我的生活,但是這本書我應該是獻給我的故鄉,獻給我早年生活中那些最親近或者最熟悉的人。我把我的生活看做是一片原野,我就跟采茶人一樣,先把這塊田里的茶采掉,讓它繼續生長,再去采另一塊茶田里的茶。x6Z瀟湘晨報網

  曹可凡:剛才蘇童老師說其實寫作的時候感覺是“倚馬可待,下筆千言”,您是不把文學寫作當做主業的,寫作的時候是不是很輕松的狀態?x6Z瀟湘晨報網

  龔曙光:沒有壓力。第一我不靠這個東西吃飯,第二我不怕別人罵我,第三對我來講是一種換腦,因為白天的壓力確實很大,一單生意如果做錯了,可能很多錢就沒了,對我來講這種壓力太大,那么在文字上放松一點,即使寫得不好,也不會有太大的錯誤,對我是一個心神的調劑。我寫得很快,改得很慢,每一篇稿子大概要改20遍。這些稿子我自己讀過至少10遍。我為什么敢于讓汪涵他們來讀?因為我對音韻也是有要求的。所以,雖然說寫作過程很輕松,但我的修改非常嚴格。x6Z瀟湘晨報網

  故鄉是我不能剪斷的臍帶,是我文學和生命的支點x6Z瀟湘晨報網

  曹可凡:記得我十多年前去湘西,黃永玉帶我去參觀沈從文的墓碑,上面寫著“一個戰士不是戰死沙場,便是回到故鄉”。我想請問幾位作家,故鄉對于你們的寫作占有什么樣的位置?x6Z瀟湘晨報網

  韓少功:一般人都是有故鄉的,尤其我們農耕民族。但有的民族就不一定,比如游牧民族從來都是漂泊四方,一些海洋民族也是居無定所的??梢?,廣義的故鄉其實是一種回望,回望我們自己的初心,回望我們的童年、親人,回望生命最開始的那個地方給我們的生命留下的最初的、美好的、純真的印象。這里的故鄉,其實是心靈的故鄉。x6Z瀟湘晨報網

  蘇童:托爾斯泰有句特別有名的話,他說一個作家無論怎么折騰,寫來寫去終究會寫到童年。童年在什么地方,在什么時候?就在故鄉。你在剛剛開始寫的時候,就是以故鄉為依托,故鄉的人與事幾乎就是你全部的寫作資源。x6Z瀟湘晨報網

  今天,我們對故鄉的看法正在分解,未來故鄉這個詞的詞義也可能會發生某種飄移。比如,對于今天京上廣深的人,一說起“故鄉”來就會有一種遙遠的感覺。隨著曾經固化的祖籍現在開始移動,故鄉究竟能帶給你怎么樣的故事?未來一代青年怎么看待故鄉?都是值得探討的話題。x6Z瀟湘晨報網

  龔曙光:他們的故鄉在網上。(眾人笑)蘇童:還有一句流行的話叫“我在哪里,故鄉就在哪里”。x6Z瀟湘晨報網

  曹可凡:余光中說,故鄉可以隨著我遷徙世界各地。龔先生怎么看?x6Z瀟湘晨報網

  龔曙光:每個人小時候生活的地方都是擺不開甩不掉的。如果你生活在上海,上海的那些里弄你能擺得脫嗎?那座石庫門你能甩得掉么?至于這個故鄉是不是可以成為你文學的故鄉倒不一定。對于很多人來講,故鄉未必一個文學的故鄉。少功是長沙人,他寫長沙很少,寫汨羅很多,汨羅是他下鄉的地方,離長沙還有一兩百公里,證明少功先生長大的長沙那條街,并沒有完全成為他文學的故鄉,而汨羅成為他文學的故鄉。所以,兩個“故鄉”未必是可以恰好重疊的。魯迅先生、沈從文先生,他們的故鄉和文學故鄉是重疊的,我基本也重疊了,這是一種幸運。但這也并不意味著我的故鄉將支撐我所有的文學創作??赡芩皇俏椅膶W的支點或者我生命的支點,就像我的臍帶一樣,把它剪斷,我就得不到血液;但只要它不斷,我也沒必要在這片茶田里繼續采二遍茶、三遍茶,還有更大的世界等著我去書寫。x6Z瀟湘晨報網

  曹可凡:大家知道張愛玲,張愛玲跟臺灣一個主持人張小燕是親戚。小燕姐的外婆跟張愛玲的父親是龍鳳雙胞胎。所以,小燕姐的媽媽問:“張愛玲為什么那么紅?”拿張愛玲的書一看說,“也就這樣嘛,她寫的都是家里的人”。張愛玲離開上海,后來去了香港、美國,就像龔先生剛才說的,她離開以后可能也會不停去“吃”以前的東西,作品不能跟以前相比。還有的作家雖然遠離故土,但是“臍帶”還在,比如印度裔英國作家奈保爾和拉什迪,他們可以隔空從母體中汲取營養。石黑一雄也寫過上海,我一直不明白他為什么寫上海,后來我才知道他的祖父曾在上海生活過。石黑一雄祖父曾是豐田公司在上海的創始人,他的父親就出生在上海。因為這個關系,他寫了一部上海的作品。蘇童老師和少功老師如何看待不同背景對作家創作的影響?x6Z瀟湘晨報網

  韓少功:相對來說,歐美的農耕文明比較弱,所以他們對故鄉的概念比中國人要淡一些,甚至淡很多。英國人是一個特別喜歡旅行的民族,英國曾經號稱“日不落帝國”,全世界都是女王陛下的國土。毛姆就是一個特別愛滿世界跑的作家,他的作品就是以旅途為主體的。中國人的民族特性特別明顯,很多中國人到了海外扎堆,這里唐人街、那里唐人街,都聚在一起,然后搓麻將,把自己母語丟掉的特別少。他們偶爾用外語寫作,更主體的還是母語。像那種完全告別昨天的沖動,徹頭徹尾地進入另外一種文化,這在中國比較少見。x6Z瀟湘晨報網

  但將來就難說了,現在的90后、00后,他們有完全不同的時代環境,他們的故鄉圖景都是很雷同的。無論沈陽、武漢、廣州還是北京,都市的背景無非是立交橋、寫字樓、大超市、咖啡館,現代化全球化以及經濟技術的發展,使我們很多城市就像一個城市,很多故鄉就是雷同的。在這個環境下生長的都市新一代人,他們甚至連方言也沒有。將來會怎么樣我不知道,但他們將來可能會有大的變化。x6Z瀟湘晨報網

  蘇童:剛才談到兩個印度裔的英國作家跟石黑一雄還不一樣,來自印度的移民中,他們是非?;鸨膬蓚€作家,是因為漂泊的路徑導致了他們的強大,還是說這僅僅是一個個案、一個現象?我們無法探討。但是從文本上來看,寫作自由還是最重要的,它與民族、國籍這些沒有太多的關系。x6Z瀟湘晨報網

  百年兩個文學高峰,抵近了這個時代最底層人的生活和生命x6Z瀟湘晨報網

  曹可凡:接下來我想跟三位老師探討一下,我們今天要如何看待20世紀的文學?x6Z瀟湘晨報網

  龔曙光:20世紀的文學跨越了多個階段。20年代到40年代的文學,從新文化運動興起的角度來講,說它是草創期是不錯的,從它達到的成就來講,說它是黃金期也是不為過的。后來從革命文藝到改革開放,蘇童、少功等作家的崛起,創造了一個新的語境,構成了對中國文化、對20世紀文學的反駁和反思。上世紀末、本世紀初又出現一批新的作家,這批作家可能目前來講創作量很大,粉絲也很多,他們的出現標志著一個新的文化時代的誕生,但這是不是一個新的文學時代,現在還不好判斷。x6Z瀟湘晨報網

  這樣一個格局中,我還是覺得就文學成就而言,魯迅先生是無法企及的高峰,不僅上個世紀無人能企及,這個世紀也很難被超越。新文化運動中形成的小說、散文、詩歌、戲劇四大題材,魯迅先生包攬其中兩項:誰也不敢說自己的中短篇小說能媲美魯迅,也沒有人敢說自己的散文比魯迅先生寫得好。魯迅先生不僅傳統的小品文寫得好,還非常擅長寫雜文。我認為中國最早的“網紅”就是魯迅先生,他差不多每個星期都在媒體上搞,寫的他認為的大事,有政治、有文化,也有道德。而且他一搞就要搞贏,和今天在網上發帖的人心態特別類似,搞輸了他是一定要扳回來的。所以大家今天也別妄自菲薄,發網文也是能成為文豪。當然魯迅先生的站位可能和網文寫手不一樣。他所在的那個時代,我認為是新文化的新時代,也是締造文化高峰的時代。x6Z瀟湘晨報網

  與之相比,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也同樣值得關注。今天我請人幫我站臺,我首先想到的還是少功和蘇童。搞寫作我是業余的,搞批評我是專業的。我對這個時代的文學依然評價很高。這兩個時期之所以能夠成為120年間的兩個高峰,我認為最核心的原因是,它們所承載的寫作抵近了這個時代中最底層人的生活和生命,真實反映了這個民族在一個世紀中所走過的道路。不管是魯迅先生的“救救孩子”,還是少功他們喊“尋根”,都反映了100多年來這個民族心靈的變化、生命的變化。x6Z瀟湘晨報網

  我的作品當中基本都是很普通的農民、底層人,其實少功和蘇童的書寫也是一樣,起點都是卑微的生靈。從魯迅先生到少功、蘇童,或者到我新近出的這本書,為什么我們一代一代的作家關注的都是卑微的人?這說明至少中國文學最基本的良心是跟世界文學主流同步的。我們歷史上沒有過文藝復興、文學復興,但我們至少在實現人性的復興。100多年來,魯迅那代作家,包括少功、蘇童這代作家為中國文學打下了堅實的人性基礎,如果失去了這些東西,文學就不再是文學,而可能變成其他的東西。x6Z瀟湘晨報網

  韓少功:曙光剛剛從中國的范圍做了一個回望,而如果我們從整個世界范圍來看,我可以談一點印象。20世紀的文學格局主要是“雙軌制”,分化為兩個導向:在歐美發達國家出現了一種自我導向,在19世紀到20世紀之交的時候,世界上不約而同地出現了像普魯斯特、詹姆斯·喬伊斯、??思{這樣一批作家,文學從百科全書式的、關注社會的廣角鏡突然成了關注自我的內窺鏡。這一路徑到卡夫卡出現時到達最高點,隨后變成了一種迷宮式的文學,小說越來越難讀,在精英階層變成了一種標配的談資,和一般讀者也越來越疏遠。第二個導向是人民導向,在相對后發展、欠發展、不發展的國家和地區,像俄國和中國、日本,發展出了人民性的作品,最后變成了普羅文藝。包括曙光在內,有一批中國當代作家情不自禁地把目光投向了小人物,這就是20世紀的傳統。在20世紀以前,文學不是這樣,19世紀作家比如馬克·吐溫更愿意去寫些冒險家、暴發戶、鳳凰男、心機婊,去寫那些特別活躍的社會人物,后來這個目光在不斷下移,繼續往最卑微、最悲慘的人身上走,去關注工人、農民、士兵、乞丐、妓女、船夫,這是20世紀的特點,至今也余脈未斷。x6Z瀟湘晨報網

  在20世紀,不管是人民導向還是自我導向,都經歷了非常輝煌的高峰,如今這兩個方向都面臨著一些衰退,也出現了一些怪胎。自我導向變成了神經兮兮的文青式的自戀,普羅文藝則催生了抗日神劇等一些在表面上意識形態特別高調、實際上特別惡心的作品。x6Z瀟湘晨報網

  蘇童:20世紀的文學堪稱偉大,恐怕難以逾越。但是要知道,任何時代的文學一定不是包羅萬象的,下一個時代永遠“有機可乘”,這也是我們努力的方向。x6Z瀟湘晨報網

  人生從來都比小說家高明,是真正的“拍案驚奇”x6Z瀟湘晨報網

  曹可凡:接下來我們把時間交給在場的讀者。大家還有什么問題想問?x6Z瀟湘晨報網

  讀者:龔曙光老師之前是一個文人,后來做商人、出版人,現在您兒時的一個寫作夢讓您又回到了文壇。對于這次回歸,您有怎樣的自我要求和期許?x6Z瀟湘晨報網

  龔曙光:這是個直通人心的發問。對于寫作我有很高的要求,我做任何事情都有一個要求,如果我自己認為這本書對不住自己,我一定不會把它拿來出版。我寫這本書還有一個目的。我現在正式的身份還是一個文化企業的管理者,還是中國出版界的所謂的“領軍人物”。在五四的時代,中國的出版大家全是文學大家,比如魯迅先生、茅盾先生、徐志摩先生。上世紀30年代之前,我們有一大批可以把文壇舉起來的出版領袖。當然1949年以后也有一些出版家是好作家,比如人民教育出版社的葉圣陶先生。但是我們也要承認,在今天的各大出版集團,能真正設身處地去體驗一個作家辛苦的出版人越來越少,能夠以文學之心去閱讀稿件、推出文學作品的出版人越來越少。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我的寫作是要為當下的這個行當爭點面子。通過這樣一種微弱的帶動,我希望能使新一批出版人都成為好作家和更好的出版人,把中國出版的“逼格”提得更高。x6Z瀟湘晨報網

  讀者:龔曙光先生您好。您把《日子瘋長》定位為散文,兩位老師則把它看做小說。我在讀這部作品的時候,我也有讀小說一樣的感覺。因此我想了解這部作品中有沒有虛構的成分?x6Z瀟湘晨報網

  龔曙光:這個作品是小說還是散文呢?他們倆說了不算,我說了算。為什么我說了算?因為只有我和我的家人知道,在我的文本中有多少是真實的,有多少是文學的成分。我這些故事大體沒有虛構,那為什么你有讀小說的感覺呢?我想那是因為人生從來都比小說家高明。x6Z瀟湘晨報網

  這部散文能被當小說讀,我覺得這就是我的成功。我寫這些的時候我會想,人生才是真正的“拍案驚奇”,假如我是小說家,我寫不出這些故事,因為如果按照邏輯來寫,我的大姑就會變成祥林嫂、財先生則會變成阿Q或者孔乙己。他們像,但他們不是,這就是生活的才能。x6Z瀟湘晨報網

  讀者:今天很多讀者身處都市,龔老師筆下那些鄉土的記憶似乎比較遙遠。通過描寫這些遙遠的事物,您希望能給讀者帶來怎樣的思考?x6Z瀟湘晨報網

  龔曙光:每個人都有遙遠的時光,所以“遙遠”對我們來講不是一種距離,生命的遙遠更是如此。我在寫作的過程中還有一個突出的想法:這么多年來,我在工作和生活中每天都在努力地熟悉很多人,比如我的員工、我的客戶,尤其是我的領導。一天到晚,我都在琢磨他們,而我始終沒有去琢磨的恰恰是我的父母、我的親人。假如我不寫他們,他們這輩子可能都不會有人去寫。他們的生命絕非沒有意義,但在歷史上可能留不下一個字的痕跡。所以我覺得要用這樣一種方法提醒我的同時代人:關注一下那些你最熟悉的人,關注一下那些你認為最不需要去體諒、去關注的人,他們的歷史同樣值得銘記。如果你從我的書中感受到了這一點善意的提示,我的書就達到了目的。x6Z瀟湘晨報網

  廣義的故鄉其實是一種回望,回望我們自己的初心,回望我們的童年、親人,回望生命最開始的那個地方給我們的生命留下的最初的、美好的、純真的印象。x6Z瀟湘晨報網

  ——韓少功x6Z瀟湘晨報網

  童年在什么地方,在什么時候?就在故鄉。你在剛剛開始寫的時候,就是以故鄉為依托,故鄉的人與事幾乎就是你全部的寫作資源。x6Z瀟湘晨報網

  ——蘇童x6Z瀟湘晨報網

  寫作時最早浮現的東西,還是生命最底色的東西,對我來說這種底色就是親情、朋友、故鄉。x6Z瀟湘晨報網

  ——龔曙光x6Z瀟湘晨報網

  后來這個目光在不斷下移,繼續往最卑微、最悲慘的人身上走,去關注工人、農民、士兵、乞丐、妓女、船夫,這是20世紀的特點,至今也余脈未斷。x6Z瀟湘晨報網

  ——韓少功x6Z瀟湘晨報網

  “我從小就知道我命苦,別人一天天活過來,我是一天天熬過來的”,這話讓人怦然一悸,不光是感動,不光是某種憐憫,我會突然想到布朗肖說到關于人的活著與死去。x6Z瀟湘晨報網

  ——蘇童x6Z瀟湘晨報網

  為什么我們一代一代的作家關注的都是卑微的人?這說明至少中國文學最基本的良心是跟世界文學主流同步的。x6Z瀟湘晨報網

  ——龔曙光x6Z瀟湘晨報網

分分彩投注 全天时时计划官网 重庆时时彩全天计划 全天北京赛车龙虎计划 北京PK10在线免费计划
<font id="jpnhj"></font><p id="jpnhj"></p>
<p id="jpnhj"></p>
<video id="jpnhj"><output id="jpnhj"><output id="jpnhj"></output></output></video><p id="jpnhj"><delect id="jpnhj"><font id="jpnhj"></font></delect></p><video id="jpnhj"><output id="jpnhj"></output></video>
<noframes id="jpnhj"><output id="jpnhj"><delect id="jpnhj"></delect></output>

<p id="jpnhj"><output id="jpnhj"></output></p>
<video id="jpnhj"></video>
<p id="jpnhj"></p><noframes id="jpnhj"><p id="jpnhj"><output id="jpnhj"></output></p>
<p id="jpnhj"><output id="jpnhj"><delect id="jpnhj"></delect></output></p><p id="jpnhj"><output id="jpnhj"><font id="jpnhj"></font></output></p>
<p id="jpnhj"><output id="jpnhj"><listing id="jpnhj"></listing></output></p>
<p id="jpnhj"></p><video id="jpnhj"><output id="jpnhj"></output></video>

<output id="jpnhj"></output><video id="jpnhj"></video>

<p id="jpnhj"></p>
<video id="jpnhj"><p id="jpnhj"><output id="jpnhj"></output></p></video>
<p id="jpnhj"></p>

<video id="jpnhj"><output id="jpnhj"></output></video>
<output id="jpnhj"></output>
<p id="jpnhj"></p>

<video id="jpnhj"><p id="jpnhj"></p></video><video id="jpnhj"><p id="jpnhj"></p></video><noframes id="jpnhj"><p id="jpnhj"></p>
<p id="jpnhj"><delect id="jpnhj"></delect></p>
<p id="jpnhj"></p>
<p id="jpnhj"><delect id="jpnhj"><font id="jpnhj"></font></delect></p>
<video id="jpnhj"><output id="jpnhj"></output></video>
<noframes id="jpnhj"><p id="jpnhj"></p>
<p id="jpnhj"></p>